最近一段时间,感觉自己的小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来自家庭、事业、修行中的各种误解、指责、对立……各个角度的观察修都尝试了,可不良情绪依然反复无常,正知正念依然力量不足,这使我不得不停下来反思自己:我到底怎么了?我该如何走出这种阴霾?
  观察的过程中,我看到自己的种种设定、期待和怀疑,看到自己那颗有所得的心,一直活在别人的眼光和自己的世界里,很少有真正利益众生的愿力。导师说过,“你在乎什么,你就会被什么所伤害。”是的,我一直以来在乎的是什么?是那个“我”,那个“活在别人眼里的我”,那个“被佛法美化包装过的我”,内心的贪嗔痴还是如此任运。
  反思的过程中,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原来没有修学佛法前,在世间还算是一个比较宽容大度、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人,怎么现在如此地跟自己过不去呢?经过观察,发现其实这是很久以来我对自己的一种误解:世俗生活中的那个我,是在种种自我欺骗和自我安慰、甚至是自我逃避中,用凡夫心的优越感、重要感、主宰欲很轻松地把自己给忽悠了!然后自己还在这种傲慢、冷漠的伎俩中自得其乐,不知不觉中,这样的心行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滋养。
  修学佛法后,我知道不能再用凡夫心的种种把戏忽悠自己,或者说,也没有这样的所缘境和因缘来忽悠自己了。可是,我的菩提心又没有真正生起来,或者仅仅是停留在说法和概念上的菩提心,是没有强化并生起定解的菩提心。所以很多时候,我明明知道,却无力抵抗,怎么办?
  首先,当被伤害的念头出现时,我发现自己马上会掉到情绪里,心好痛,好痛!就在这个当下,要告诉自己,不能执著在这个痛的感受里,要赶紧逃出来。这时,串习往往会硬生生地拉着自己说:“不行,我非要看看,我到底在痛什么?”于是开始找寻,反复想着,“我到底哪里做错了,导致他们这样对我?”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心已经没有招架之力,只要一这样思维,就意味着跟烦恼纠缠在一起,掉入情绪的陷阱里无法自拔。但同时还会有个声音不断告诫自己:“不要在这里纠缠,赶紧摆脱这个念头,出来,赶紧出来!”挣扎了许久,我还是决定回到佛法的正见里去观察修:暇满人身、念死无常、因缘因果、皈依三宝、缘起无我……
  接下来,回到本期法义开始闻思,或者回到小组共修和班级共修中。这时候,自己的注意力可能无法集中,甚至学不下去,可是只要按照修学思考的各个问题去认真思考,只要坚持一下,很快就会进入到如理思维的观察修中。
  本期法义是《菩提心的殊胜》,随着闻思,我开始检查自己的发心和愿力,检查自己的菩提心到底有没有真正地发起来。原来以为,自己就是一个菩萨种姓,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利益众生,我就是论中所说的“大丈夫”,我有高尚的追求和使命。可是我发现在这美好愿望的背后,我的心行并没有跟上,发菩提心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容易。
  关起门来发菩提心,确实很美好,可是面对具体的众生和具体的事情,尤其是面对对境,凡夫心受到打击时,我的第一念往往是嗔恨的心,抱怨的心,好恶的心,冷漠的心……天哪,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原来在我美好愿望的背后,经常潜伏着这样一个趋向三恶道的心,多么可怕!
  另外,我开始思惟过患:假如今天就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以我目前的心念串习,我会去向哪里?我是否可以把握自己?不,不是假如,是确定明天一定会死去时,我还在纠结什么?我是为保护自己的烦恼而努力,还是为觉醒而精进?导师如此慈悲地救我出轮回,可我却偏偏抱着烦恼不撒手!如此不知好歹,无病呻吟!想想地狱的痛苦,恶鬼的痛苦,畜生的痛苦,无尽轮回中的痛苦,我是如此地不由自主又无可奈何。如果不出离这种痛苦,还会有无尽的痛苦等待着我!此时的我突然意识到,认识痛苦,是为了出离痛苦。我要做轮回的勇士,而不是轮回的懦夫,被痛苦打倒!而且这个痛苦是无自性的纸老虎,为何我要把它看得如此真实呢?为何让云彩遮蔽了整个天空呢?
  同时,当我看到那些伤害我的人,看到他们的痛苦;想到自己曾经造作的业,曾经给对方带来的伤害;看到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在痛苦中……我应该生起的,是如自己的孩子掉进火坑一样,想要救助的心!观察一下,发现自己不但没有生起这种救头燃般的心,反倒生起我被伤害了的心,抱怨的心,真是无比的惭愧!突然间,我理解了为什么利他才是真正的利己。我之所以痛苦,是因为我一直在关注的是自己,是自己的感受,而当我去关注他人的感受时,我发现我的痛苦不见了!菩提心的力量确实不可思议!
  反反复复的思惟中,我渐渐看清了自己的心……
  感恩导师的慈悲救度!感恩家人的包容与支持!感恩同修的鼓励与温暖!有你们真好!我何其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