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底,我第一次带班,是个网络班。2016年12月底,因为班上一位很有影响力的师兄的强烈呼吁,我被迫下岗。
  当时的我,内心一百个不情愿,不甘心。为什么数次去现场带班,做沙龙,还要下岗?为什么我学历那么高,思维导图、法义总结做得那么好还要下岗?为什么同时新带的另一个班的师兄对自己一片随喜赞叹,而在这个班却要下岗?而这些苦楚,还不能对这位师兄表达。为什么?因为你是辅导员啊,你必须得端着。于是,不能对师兄嗔恨,那就对自己嗔恨吧。在与慧也师兄的一次沟通中,我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再后来,慧标师兄耐心地化解我的情绪,并问我:难道做佛教的事业就可以执著吗?慧标师兄的问题直指人心,让我联想到了导师关于“关键是用什么心做事”的开示:“我们做佛法的事,其实更容易产生我执。因为,我们觉得这些事非常高尚,并对这种高尚产生高度认同。这种建立在自我认同基础上的我执,比世间的我执更隐蔽,更牢固。”这不就是在说我吗?上述一连串的为什么都是建立在自我认同基础上的我执啊。我得好好自我检讨一下自己带班过程中的用心了。
  第一,30分钟平等交流环节中,问题的设置,有做到了结合师兄们的分享了吗?没有。很多时候都在按部就班地提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问题。第二,在问题设置环节,有结合八步骤三种禅修吗?事实上,回望当初,自己对于八步骤三种禅修还有很多盲区,更危险的是,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对于八步骤的运用有很大问题。第三,在回答问题的时候,有立足于本期法义了吗?没有。事实上,我回答问题的时候,经常结合了《道次第》的相关法义。
  想到这几点,我释然了。原来真正有问题的不是他人,而是自己,是自己带班过程中的用心出了很大的问题。用佛法化解情绪之后,我迅速做出如下决定:第一,既然我带班过程中有这么多的问题,既然正确的发心是利益师兄们,而我在辅导义工这个岗位上已经无法利益师兄们了,我应该离开。万一未来,这个班还需要我来继续承担辅导义工,而我又有这个能力和因缘,我一样可以继续承担。第二,积极提高自己。从下课开始,我数次旁听,并且用心学习慧标师兄带班,从中找到自己的问题所在,用心体会,并且积极运用到所带的另一个班的辅导义工工作中。
  更欣慰的是,这位师兄前几天主动联系我,我们冰释前嫌。由此,也深深地感恩这位师兄,是他让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不足,看到了自己身上那颗狭隘、骄傲、狡猾的凡夫心。
  暂时的“下岗”,何尝不是一次提升自己的契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