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慧萍

  2017年4月25日九点十五分,父亲在家人及师兄们的念佛声中安详辞世,后经72小时助念佛号不断,于4月28日火化时,现舍利花。对我这虽说学佛已四年,但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还未建立十足信心的人来说,父亲是来度我的。父亲从进手术室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念佛,两个月后在阿弥陀佛圣号中安详离世,父亲是想通过自己的示现,让身边人都对佛法生起信心。感动之余,我祈愿三宝加持,让我写下这段文字,让更多的人深信佛法,如法修行,离苦得乐,自利利他,早证菩提。

  一、父亲这一生

  父亲十七岁时就开始担负起整个家庭,既要赡养母亲,还要抚育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我的小姑当时只有三个月,家里的生活来源全靠父亲一人的工资。父亲等弟妹长大成家后,才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他一生勤俭,没有一丝浪费,但在需要帮助的人面前,不会吝惜。
  5年前,父亲被确诊为喉部重症肌无力。医生说国际上没有特效药,后来吃得越来越少,吞咽困难,脾气、性格也有所变化。我学佛后,因自己没有修好,更没有善巧方便,每次跟父亲说到佛法,总会引发他的情绪,他认为是迷信。但有几次跟父母谈到义工助念示现的殊胜时,父亲却是默然无语。

  二、父亲生命的最后两个月——多了一位女儿

  2017年2月23日,父亲实施肠癌根治手术。中午12点多进手术室前,仁能师兄(我与仁能师兄只见过二、三次面)来到父亲身边。在仁能师兄的善巧劝导下,父亲同意念着佛号进手术室。仁能师兄陪同送至手术室,又陪我回到病床边,随济群法师的六字弥陀圣号一起念诵。在念诵过程中,我内心抑制不住,眼泪直流。待仁能师兄上班,我就站到手术室门外,依旧佛号不断。
  我在网上查了,像父亲这样的手术一般只要3小时,但父亲的手术进行了6小时。手术期间,我随着佛号观想自己与父亲一起念,阿弥陀佛就在手术室关爱着父亲。我希望父亲能顺利出手术室,让我还有尽孝的机会。父亲在出手术室前,仁能师兄又到了!
  由于父亲年纪已大,加上身体基础情况较差,所以医生建议进重症监护室观察三天左右。第二天一早,我接到重症室电话,说父亲情绪很大。等我赶到时,能感受到父亲看到亲人时那宽慰的眼神。由于父亲情绪激烈,监测仪的指标飙升,我说马上办手续转到普通病房,并请父亲念佛号,没多久,各项指标有所下降。进病房后,妙净师兄、仁能师兄带来的念佛机始终陪着父亲。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父亲一直在医院里靠肠道和静脉营养支持。知道父亲的心愿是希望通过治疗还能好起来,所以很配合治疗。临终前一个月,因父亲生命基础状况太差,又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在那度过了艰难的一星期。重症室一个星期只能探望两次,这一星期对我来说也是煎熬。幸运的是父亲没有进行过度抢救,只是进行观察和营养支持。期间父亲没有像上次那样情绪激烈,医生、护士、护工都说他非常配合。接父亲出重症室,父亲含泪念着佛号,双手合十,感谢医生们。我问父亲:是不是想让重症室的病人,都像您一样,早点出重症室?父亲含泪点头。在最后的一个月中,父亲有时状况还好,能吃点东西,坐上轮椅转转,有时还能在病房的阳台上晒晒太阳,我们总希望他能渐渐好起来。
  住院期间,仁能师兄经常来看望父亲。师兄不仅自己修学精进,而且善巧方便让父亲乐意接受。她还在念佛机里存了好多佛教故事,推荐了很多展现极乐世界殊胜场景的视频,更直观地让父亲对没有痛苦只有清净自在的西方极乐世界生起信心。在我共修的时候,仁能师兄主动提出来陪父亲。父亲看到仁能师兄总是很开心,每次见面都是双手合十相迎,他说自己多了一个女儿。仁能师兄本身工作很忙,家有父母,还有一位没有子女的叔叔需每天去护理院照顾,就算时间被挤得满满的,她每次来都是那么阳光,跟父亲拥抱、聊天。特别是当父亲有情绪时,我总会发信息给仁能师兄,她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医院。在此真的很惭愧,我这女儿远远不如仁能师兄。
  父亲最后的日子,身体应该很难受了,可当我们问他“有什么不舒服”时,他总是摇头,他就是这么坚强,宁可自己撑着,也不让家人担心。最后几天,父亲喜欢把念佛机放在头顶上,我看到好欢喜,仁能师兄得知后,也激动地流泪。
  4月25日早上,我赶到医院时,父亲已说不出话,我跟父亲说:“默念阿弥陀佛,只能跟阿弥陀佛走。”父亲很清晰地点头,眼角流出一滴泪。我还告诉父亲仁能师兄在赶过来。当仁能师兄赶到,她轻轻握着父亲的手劝导他放下万缘,一心念佛。然后,她放下父亲的手,用平缓的速度引导父亲念阿弥陀佛。声声佛号,至诚恳切,父亲的眼角又滴出泪来。舒缓的佛号,声声不断,父亲的呼吸渐渐变弱,直至停息,安祥而没有痛苦……
  传统上,亡者最后都要回家,我愿背负“不孝”之名,让父亲走好。之前,曾联系要送父亲到大阳山一寺院进行临终及往生助念,但由于因缘不具足,父亲在医院辞世。我们只好在医院助念两小时后再前往寺院。此时,余珺师兄也已赶到医院,她和我母亲、仁能师兄、我家师兄一起在病床前给父亲助念。感恩院方的理解和配合。

  三、72小时助念

  在父亲的生命将走到尽头之前,我已通过妙戒师兄联系大阳山一所寺院,并通过净学师兄在助念群发布公告。25日12点,等我们到时,助念团已做好准备,书院有好几位师兄也已在等我们了。
  感动无时不在!感恩!
  寺院位于苏州的西北面,来助念的师兄都需经很长的路程。但师兄们源源不断来,助念接龙不时更新。师兄们积极配合助念团,有序排班助念。很多师兄发心多助念几班,但由于来助念的人实在太多,所以念了一班也就感恩劝回了。来助念的师兄,有相识的,有叫不出名字的。他们的发心,让我惭愧,对比我之前看到助念公告时,我又是何等的发心,好惭愧啊!
  莲友助念团的师兄,让我在父亲跟前多劝说一心念佛。第一次劝慰父亲时,带着不舍情绪哽咽着。智妹师兄开导我:“爸爸现在是解脱了,去好地方了,再没有痛苦了,应该高兴才对,如果你有不舍,爸爸也会不舍的。”是的,只有我至诚念佛才能与父亲相应。同时有师兄不时宽慰着妈妈,令我们感激不已。
  助念期间,慈平师兄带着妈妈来;弘云师兄因身体不方便,让师兄带着妈妈来助念。感恩两位老菩萨!
  25日晚上,智兰师兄和慧琴师兄说:你不能再撑着了,明天等着你的事多着呢。让我安心去休息,全都交给她们。当天夜里大雨,但是并没有阻碍师兄们,反而是助念人数最多的一个晚上。
  26日下午,助念团帮父亲测过温度,吴居士说头顶温度比眉心热,可以沐浴更衣了。吴居士和兴初师兄,还有另一位师兄给我父亲沐浴,他们细心柔致,赞叹我父亲有大福报。这时,我父亲的脸色比25日红润,但嘴唇没有太多血色。因为往生后两个小时,在来寺院的路上有点颠簸,所以两手稍有点紧,但面容安祥,头部可灵活转动,穿上居士服很庄严。
  26日晚上,再帮父亲测体温,这时父亲已全身柔软,手的关节无比松,腿可以双盘。当天晚上,莲友团老菩萨每助念换班时,都会在我父亲耳边,赞叹我父亲的一生,让我父亲一心念佛。并且播放《阿弥陀佛的一封家书》《极乐世界是我家》。我也没有了之前的情绪,而是越念越欢喜,跪求父亲放下一切,一心念佛。观想着阿弥陀佛来接引我父亲,父亲带着从未有过的欢喜神情随后,大势至菩萨、观音菩萨护送。我父亲一直回头看着我,我对父亲说:不要舍不得我,随阿弥陀佛去吧,成佛后再来度化我们。这样的观想时间很长,我知道,是父亲他心中舍不得我。后来,我观想父亲已坐到莲花上,无比喜悦。
  27日,助念团老菩萨还在为我父亲助念,因为她们知道念佛越多对往生者越有益。我好心疼老菩萨,劝她们去休息,她们看到助念人少,都不愿去休息。三宝加持!这一时间段又来了七位书院的师兄,我们分班和家人一起念佛。晚上,寺院为我父亲举行了“三时系念”法会,赶来的师兄都如我兄弟姐妹,一起礼佛、拜忏、发愿、回向。书院的师兄又为我父亲助念了一晚。这么几天的助念让我母亲感动不已。
  28日上午,父亲出殡,至此佛号未断。出殡前,我与助念团的龚医生商量,我父亲往生,这么几天助念的瑞相,是最好的表法,是接引我家亲戚对佛法生起信心的最好机会。当亲戚看到我父亲面容安祥如熟睡,眼眶、脸颊、嘴唇红润,脸部、双手皮肤饱满,手脚柔软,都赞叹不已,纷纷双手合十念诵佛号。智兰师兄、仁能师兄一起陪同,送父亲火化。最后我难以控制情绪,跪别父亲,就算是痛哭,依然佛号不断。只求父亲原谅女儿的不孝,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一小时后,当看到父亲火化后现舍利花时,我知道父亲是想让我更坚定修行佛法。殡葬一条龙的师傅,很有佛缘,我想是他看到我的伤心,先劝我不要去看骨灰,当看到舍利花时,又劝说放入骨灰盒也是一样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就如慈万师兄说的:认识无常,不要粘著,一心念佛,功德回向,才是最有利于父亲的孝行。我想舍利花的示现是要让我更坚定修行,发更大的心。舍利花回归父亲是最好的安排。

  四、受深恩,更需以行动感恩

  通过四年的修学佛法,认识到生老病死苦,也知道如法修行才是对父亲最大的告慰。父亲往生前,我就决定要通过助念来帮助父亲。这次助念,又一次证明助念真实不虚的利益,大家的愿力、心力不可思议。虽有失去亲人苦,但内心更多的是感激,连续72小时,那么多位师兄来助念,给我力量支持。很多师兄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有的师兄每天都来助念;有不能到现场的师兄,电话里让我坚定信心念佛来帮助父亲;有师兄与我相拥,让我感受到不是我一个人在操持父亲的后事;有很多刚进书院的师兄已加入到了助念的队伍;有师兄来回接送坐车不方便的师兄;有师兄看到凌晨排班的人少,就发心凌晨来。他们都是修学佛法的受益者,用他们的身体力行来帮助更多的人成就解脱。
  这次认识了一位师兄,我马上就加入了这位师兄父亲的关怀群。5月2日看到师兄父母在西园皈依,老人家激动地抹眼泪,真是感动。当我说到父亲助念往生的示现,让他多多念佛时,老人家不住点头。通过父亲的示现,是要让我知道,有那么多人需要佛法,也需要我发心。
  父亲往生,我知道是他舍不得我再为他奔波。每每想起父亲,想着父亲两个多月在病床上受苦,想着我的不足,还是会流下歉疚的泪。转念父亲的示现,又提醒自己,父亲是依佛法通过念佛法门得到真正的解脱,我应该为父亲高兴。还有妈妈需要我,对于母亲除了陪伴,更要让母亲对佛法生起坚定的信心。妈妈已经提交了老年读书会的申请;去探望96岁的姑姑时,劝老人家念佛;听到邻家九十多岁的老人长期卧床有自杀倾向时,跟她结缘了念佛机。
  父亲的往生示现了人生苦短,唯有佛法才能使我们得到究竟解脱。我要珍惜现在的修学机会,更坚定信心,更要懂得感恩,并将感恩之心化作利益众生的菩提之行。
  感恩三宝加持!感恩书院!感恩助念团老菩萨!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