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慧忠

  夏浅胜春,草木争绿。师兄们商议可否寻一僻静之处,让忙碌的身心停歇,细细回顾修学心路,也借此寻一缕茶香。
  5月12日下午,师兄一行驶出常州,沿途香樟树影斑驳,一路欢声笑语,经太湖湖畔,后抵达小浦八都岕十里古银杏长廊。此处位于湖州长兴,是当地三大古生态奇观之一。长廊十里,青山环抱,清溪流水,散落着百年原生古树。

  夜幕低垂,民居建筑与夜色渐渐融为一体。师兄们围坐在民宿的阳台上,就着蛐吟蛙鸣畅谈修学感悟,此刻只有月夜伴着远处阵阵犬吠……次日,清晨薄暮中,蜿蜒流水弥漫着屡屡水雾。沿着溪边,或散步或行脚,静静感受自然的气息。在这清幽的早晨,古老的林木间,鸟儿静静地陪着大家,师兄们第一次聚在一起完成了皈依共修早课,三皈依的念诵声似乎穿透了整个银杏林。早餐后大家前往方山,一探唐朝贡品紫笋茶的生长环境,寻茶之旅正式开始。

  来到方山脚下,并没有看到一棵茶树,跨过一条小溪进入一座密竹林,迈开双脚在杂草丛生中向上攀登。方山不高,只有500多米,由于不是景区,上山只能顺着人走过的印迹前行。对于久居城市的我们来说,曲折陡峭的山路处处充满惊喜,甜美多汁的树莓随处可摘,各种不知其名的植物生机勃勃,非常好看。大概爬到200多米高时,终于看见竹林丛边的茶树。《茶经》上说,茶者。上者生烂石,中者生砾壤,下者生黄土。紫笋茶就生长在海拔百米之上溪涧两侧的烂石间和砾壤中,特殊的生长环境也造就了它的意义和价值。
  “水自竹边流出冷,风从花里过来香。”拂面的山风带着青草花香,丛林深处隐约传来潺潺流水声,水和竹原是不相干的,可因为水从竹边流过显得格外清凉,花的香如果没有从风中穿过,可能永远不会被人体知。
  世间万物都因彼此的依存,才有了不同意义。三级修学让大家成为菩提道上的伙伴,宿世的因缘让我们此生依止同一位导师,共持一张地图,奔向一个目标。
  在近山顶的一处茶园中,大家席地而休,碧空万里,艳阳高照。师兄们欢喜朗诵:导师,我们要永远追随您,让无尽心灯照大千,菩提花开满世界!此时此刻,把自己内心的感动告诉天空、高山和大地。通过这一年多的佛法修学,师兄们慢慢地改变着自己,繁忙的生活工作之余,大家默默地承担着义工工作,努力修学做事。感恩导师的悲智,让我们在无尽的生死轮回中于这一世有幸成为三级修学的一员。

  下午我们来到茶艺师杨老师的工作室,沏一壶从方山上采制而成的茶叶。茶香宁静致远,修行淡泊明志。当嫩绿的芽儿离开茶树要成为一杯茶时,必须要经过几百度高温的杀青,或是安安静静地在时光中发酵,最后在时间和温度中成就一杯好茶。沸腾的开水,杯里的茶叶,因缘和合的相遇,沉浮,舒展,最后呈现一杯如碧玉般晶莹的茶。生命何尝不是这样?一茶一境,一叶一韵,感知人生一世如茶水一盏,啜苦咽甘。
  告别青山古木,结束一场悠长的寻茶记,带着欢喜我们重新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