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学习“八步骤三种禅修”之二,我对禅修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回想起没进入三级修学之前,认为修行就是打坐、念佛、持咒,还认为打坐就是禅修、禅修就是打坐,而且感觉禅修太高大上了,也好神秘啊!内心对禅修始终抱有一份向往。
  通过本课的学习,导师为我们解开了禅修的神秘面纱:禅修是心地功夫,禅修的实质就是改变我们的心行。只要运用八步骤学习法义,我们每天的自修和每周的小组共修、班级共修就是在禅修。
  那我们是如何禅修的呢?三级修学运用的是《道次第》提出的观察修和安住修。观察修就是通过理性思维,建立对世界的正确认识。这是基于人有理性思维,也是佛法修行的常规理路,而且我们凡夫心无始以来就是以观察修而建立,所以很适合凡夫修行。我现在要做的是改变观察修的用心方向,从原来对贪嗔痴的观察修调整为以佛法正见来观察世界,重新认识人生,从而指导生活、解决现实问题。
  下面我来分享一个用观察修解决的生活问题,这个问题不大,却困扰我多年,给我带来很多烦恼。
  我以前一直认为家里的师兄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发火,有时候一点小事他就气得不行,暴跳如雷。比如:我在做饭时,他会说我怎么把菜切得满灶台都是;洗过碗后,他会检查洗菜池边上是否有水没擦干净,或者水有没有滴到地上;检查餐桌时更是弯下腰、斜着身子对准光线看有没有饭菜的痕迹;我打扫卫生更是没有一次让他满意的。类似这些事情,他每次都会大发脾气,我呢,就会回他一句:自己不做还找事,嫌不干净你来做啊!小题大做!然后两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吵个没完。现在想想,我这不就是用嗔恨心做的观察修吗?
  修学佛法后,我感觉自己还是有变化的,再遇到类似情况,我会在心里想:我学佛了不能跟你一般见识,让着你吧。然后任他怎么吵,我就不吭声。他看到我没回应就更气了,我却认为他简直不可理喻。现在知道了自己当时是被慢心支配,还是凡夫心的观察修。
  修学到现在,越来越感觉到身边能有一个像家里师兄那样的人是我修行的增上缘。首先他给我示现了缘起法。导师说,凡夫是错误观念和混乱情绪的综合体。佛法讲一切都是缘起无自性的,那他的性格是缘起的、当下的情绪也是缘起的,会随着因缘的变化而改变,而我原来给他设定为“脾气不好”,是我不尊重缘起法,这不就是错误观念吗?
  再者,我发现用佛法镜子照别人很容易,拿来照自己真的很难。如果有人在身边时刻提醒我,甚至不惜做恶人背恶果来成就我,我应该感恩才对啊!
  还有,他现在被情绪控制不能自主,我应该对他慈悲才是!我学佛不就是为了成就大慈大悲吗?如何成就?好像理论上都知道,但做起来又是一回事,尤其对家人很难,好像家人就不是众生一样,所以他又成了我训练慈悲心的所缘境,更应该感恩他啊!
  通过这些观察修,当再次面对对境时,我发现心念真的不一样了。当我怀着一颗感恩心、慈悲心时,听到任何批评我都会进行自我观照:既然对方说我有问题,我一定是有问题,因为我是凡夫,我一定会犯错;犯错是果,其背后的因是什么?如何避免?如果能避免的话,那我不是成长进步了吗?这时候内心真的生起了感恩心,这样观察时发现凡夫心没有乘虚而入的机会了。
  不过现在我还是会听到这句话:“我看你学佛都白学了,还是老样子一点都不改,你干脆退学吧。”因为这样的对境我已轮番修过无数次了,有点任运了(嘻嘻),我这时就赶紧回应:“看我的串习多重啊!这要是不学佛哪有机会改掉啊,来生不掉地狱才怪呢,幸亏有你这个大菩萨在身边时刻提醒我、帮助我,所以我一定好好学,早点改掉坏毛病。”同样的一件事,原来会争吵不休,现在这一句话就化解了。
  当然,面对生活中的小对境,我基本没问题,能安住下来,但是遇到大的对境时,内心的波澜起伏还是很明显的,贪嗔痴力量和佛法正见的力量在你争我夺、抢占地盘,这时需要很用力气做观察修才能让正见占上风。看来,要想让正见的种子长成参天大树,就要把更多的时间安住在法上,而且一定要运用好八步骤三种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