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推上了文宣之路。我想很多文宣义工都有同样的感受,减去班长、组长已早有所属,传灯、慈善、文宣,你来选吧。也因为这样一个看似被动的因缘,我在这个岗位上一做就是三年。可以说,因为这样的承担,自己转换在另一种生命的积累上。对于这一义工岗位的意义,有时我甚至觉得,和辅导义工有同样的分量。
  最早以前,文宣义工也叫通讯员。在我执著的印象中,就是逼迫大家投稿。因为早期还有“业绩观”,必须每个月至少完成两篇投稿,当时几次三番地推动我们班师兄投稿,推动辅导员们投稿,甚至还威逼利诱过。威逼不能实现,我就对师兄们好言蜜语,追击不断。一有机会我就夸师兄们,一有机会我就要稿子。时间一长,师兄们见到我,还没等我开口,就说,又来要稿子呀。
  其实听到师兄们这样的反馈和回复,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方面觉得师兄们很有压力,一方面即使很多稿件都被推荐给网站,都得到了好评,但是这件事对于师兄们和我,并没有积累下什么善的心行,更重要的是,与修行无关。本来是以自己的进步供养三宝和各地师兄们的甚深意义,但现在仿佛单纯得只是在完成一个不得已的任务。
  从前年到去年一直在反思,而文宣模式也开始逐渐完善,我们盼星星盼月亮般,终于在去年4月30日迎来了导师对文宣的完整开示。也就是这样,我可以非常欣喜,以欢喜的心态告诉大家,文宣义工的路越来越明朗和清晰啦!
  再以完整而清晰的模式审视自己的文宣义工行,我不仅仅找到了出口,也给自己卸下了包袱,同时也知道了如何让做事成为修行。
  一、文宣义工的基础工作内容:宣导、配送、服务
  宣导是服务班级师兄了解书院网站与使用课程,了解导师和书院的微信公众号;配送是为大家提供书院网站上的分享,转发每期学习内容等;服务就是带动并帮助大家使用书院网站,积极记录自己的修学心得。
  想想自己曾经的行为,宣导变成了命令,配送变成了轰炸,服务变成了以我的不容易和辛苦付出要挟大家写文章。这种种行为的背后都透露出以我为中心,就是我的目标是最重要的,我的工作是最应该被重视的,我的付出是大家都应该尊重的。
  而以自我为中心的因,会结什么果?会结出患得患失的果,自赞毁他的果,我执傲慢的果。这样有啥好处?完全没啥好处,反而会让自己越做同伴越少。因为有“我”就有“非我”,就有对立,所以不容易融入大众,也不容易得到大家的支持,容易有是非纷争。只会让自己越来越有烦恼,陷入到执著于某种结果和追逐名相中。
  文宣义工这个岗位,其实是让我们传承文殊菩萨的大智慧,是作为佛弟子焰续佛灯明,是传播三级修学的成果,让现代人学佛不再难。其实,哪怕是一点点的受益,通过现代化的传播手段,都能成千上万倍地利益到十方。
  曾经接触过网络读书会学员,他们在的地方没有读书会,也没有班级,有的甚至只身一人坚持着网络学习。他们盼望的就是书院网站上一丝一毫的更新和分享,那是他们的渴求和唯一希望。因为他们已经认识到,人生苦多乐少,没有佛法,自己很难走出贪嗔痴的重围。没有佛法,从哪里可以寻求到内心的安宁与解脱的自由?没有佛法,短短一生,辉煌到头,最后还是要一事无成。没有三宝的归宿,哪里是尽头?
  看似简单的转发,是为了让大家多一点对网站的关注。网站凝聚了导师几十年内修外弘的经验和心血,每一次转发和关注都是对正法的护持和慈悲的修习。
  二、文宣班委基础工作:引导发布心得
  曾认为,请大家发布心得是最难的事。大家都说很忙,或者文笔不好,或者说不会写。我曾经也逼迫着师兄们写文章,这样做不是在随喜,也不是在给大家创造法供养和依教奉行的机会,而是和世间的领导一样,是一种发号施令,增长的是自己的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如果这样,学佛就会离佛越来越远。
  要求他人这么做,要让大家知道做这件事和我很有关系,对我有什么利益,这样才有动力啊。后来我想,我自己有没有认识到分享心得的好处呢?我自己也是模棱两可的感觉。那既然自己都说不清楚,为啥要求师兄们呢?
  后来一段时间,我就自己去写。大家可以在书院网站搜索我的名字:善莹。我当时从修学到义工、慈善、辅导,甚至春晚活动都写过。自己做了,深入去体会,我才发现分享心得对自己的修学提升很大,尤其是对八步三禅的修习,特别有帮助。
  很多时候,很多想法和心念的转变都是转瞬即逝的,很多时候修学还不成规模和深度。所以我就随身带一个便携本子,记录下来,每天只写一二百字,也就是微信朋友圈的内容,用不了几天就可以成为一篇文章。这样做,不仅仅让自己对本阶段的修学有所反思和回顾,同时又让我加深了对法义的思维,也让我有了自在清净的机会,是一个特别好的修学方法。
  不仅仅如此,稿件发布在书院网站,后面竟然有很多没见过面的师兄们评论、点赞。很多师兄说我写的也是他们的心声,我几次三番被触动。我想这就是做文宣独特的感动和魅力。我有时候会觉得对于事情和法义的心得没那么隆重华美,但这对其他人来说,是从困境中走出来的力量。所以,从那之后我就经常写心得,自己一发力,就发现陆续有师兄发自内心地分享和投稿了。原来身体力行和润物细无声是如此的欢喜。
  对于班级师兄,发现分享得好的师兄,我会随喜他。不再是以前的强迫分享,而是请他把手稿发给我,我来打字。打字的过程中我就可以修习随喜。导师说随喜是一本万利,与作者有同样的功德,而且真心的随喜会给内心种下善和喜悦。为什么不做呢?
  如果师兄没有手稿,我就根据班级共修录音来整理。不管师兄有没有感恩,但我知道这么做是自己在感恩导师,是导师说法给大众以信心,让大众真的看到实践的成果。这么做是给众生以光明。不然,现代信息发达,一条毁谤佛法的内容都会有成千上万的评论和传播。我们要做正法的护持者。
  鼓励也是一种劝请,也是一种对法的珍重与珍惜。文宣的很多功德都在无形中,也在无限中。
  我真实地感受到自己在文宣岗位上的成长。这个岗位不需要跋山涉水,不需要抛家舍业,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和精力,仅仅是每天15分钟,就能让自己与导师相应,与法相应,还能培养利他心、慈悲心,默默增长善心和分享喜悦。这在世间是根本无法想象的。限于篇幅关系,如果有心得也欢迎大家分享,做有责任心的佛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