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 / 安隐

  戈壁滩,骄阳似火,而比骄阳更火热的是这样一群人。2017年5月22日,甘肃省酒泉市瓜州县,历经千年风霜的阿育王寺遗址旁,来自国内外57所商学院的2500多名队员,正在集合、留影、热身。猎猎旌旗,伴随着各队此起彼伏的口号声,让荒凉的戈壁达到沸点。上午11点,“第十二届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正式开始。这是自2006年开始以来,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一次。

  在沸腾的活动现场不远处,是仅剩覆钵式塔身的夯土古塔,静默着,依稀可见盛时庄严。据记载,此塔当年时常放光,佛事未绝。1300多年前,玄奘三藏从长安来到瓜州,曾在此讲经说法一月有余,然后才开始艰苦卓绝的5万里西行。在这里出发,追随玄奘的足迹,对于佛弟子来说,意义不同寻常。

  今年“玄奘之路”的队伍中,一袭灰袍的济群法师尤为引人注目。在主办方官微的活动报道中,关于法师的配图说明是:“快靠近济群法师,迅速补充正能量。”整个行程中,不断有人微笑点赞,有人要求合影,有人主动为这支小队扛起“菩提书院”和“三级修学”的绿色旗帜,其他队伍的对讲机中还曾传来这样的号令:“下一个小目标是接近法师,与法师同行”……当然也有好奇的目光:他是谁?他来做什么?路遇一行来自台湾的视频采访,问题居然是:“您为什么这么装扮?”

  是啊,尖顶竹笠,墨染僧装,在这些满是鲜艳户外装备的队伍中,仿佛穿越时光走来,又仿佛某个历史时刻的重现。但这不是装扮,而是一个出家人的本色,行走红尘,又超然世外。

  一路走来,法师有些什么感受?遭遇了些什么?是大家最为关心的。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济群法师。

缘  起

  问:“玄奘之路”虽是以西行求法的唐代高僧命名,但主要面向各大商学院学员。法师怎么会参与其中呢?
  法师:“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源于2006年央视策划的大型文化考察活动“重走玄奘路”,当时就曾邀请我参加,只是由于身体等原因未能成行,但在我心中留下了一颗种子。可以说,是身未至而心向往之。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
  首先,我长期从事唯识研究,修学并讲解过玄奘三藏翻译的经论,一直以来,对他有份特别的情感。汉传佛教八宗之一的唯识宗,就是由玄奘归国译经后创立的,可惜传了不久就湮没不闻。虽然民国后有复兴之势,但总体并不乐观。事实上,唯识宗从妄心着手的分析和修行理路,特别适合现代学人。希望未来有因缘继续推动,使他历经万难传入的教法得以光大。
  其次,在几十年弘法过程中接触到各界人士,使我越来越体会到大众对佛法的需求,以及佛法对社会的价值。由此,也对玄奘三藏西行求法的意义有了更多认识。如果没有这些古德舍身忘死,求法弘法,佛法怎么能从印度传到各地,两千多年薪火相续,利益无量众生?
  第三,我近年时常面向企业界和各商学院举办讲座,和戈友有过不少接触,并多次为他们开讲《玄奘的精神》。在此过程中,我深深感到,了解并效仿玄奘精神,不仅是戈友们的需要,更是佛弟子的需要。如果加上实地体验,相信有些感受会更真切,并成为修行动力。
  所以,今年应厦门大学管理学院EMBA户外俱乐部之邀,参加“戈12”C队的一日体验行,可谓众缘和合,水到渠成。在此,特别感谢他们提供的各种支持。

理想、行动、坚持

  问:玄奘之路的口号是“理想、行动、坚持”,您怎么看待这六个字?
  法师:我觉得,这六个字确实能体现这一活动的精神。问题就在于比较抽象,比较宽泛,可以这样理解,也可以那样理解。比如理想,在挑战赛的四天,理想可能是得到名次,可能是按时跑到终点,也可能是最终没有放弃。而在我们的人生中,理想更是形形色色。从独善其身到兼济天下,每个人会有各自的理想。哪怕是同一个人,在不同阶段,理想也在不断改变。
  戈友中有很多成功的企业家,相信他们的成就都离不开理想,离不开对理想的践行和坚持。但理想不同,行动和坚持带来的意义也大相径庭。在玄奘之路,同样如此。
  在和戈友们的接触中,我了解到,有些人通过参与这个活动,开始从办公室走向户外,身体得到锻炼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有些人在西北广袤的戈壁中,视野变得开阔,心胸变得豁达,对名利得失没那么执著了;有些人在戈友会营造的团队氛围中,正能量得到激发,变得更有爱心和互助精神;也有些人行走在茫茫天地间,感受到人类的渺小,今生的短暂,由此引发对生命终极问题的思考。
  我觉得,这些对人生都有不同程度的正向作用。但随着这一活动竞技性的升级,有人开始把理想锁定为名次,把戈壁变成与商场角逐平行的另一个战场,这就有点舍本逐末了,应该不是举办“玄奘之路”的初衷。

让心跟上脚步

  问:说到初衷,在这次活动中,时常可见“不忘初心”的巨幅宣传画。法师觉得,这个“心”究竟是什么?
  法师:在这条路上,跑或走不重要,用多少时间到达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心跟上脚步。而这个心,应该是正确的,至少是没有副作用的发心。什么是正确发心?只有真正认识玄奘之路的内涵,才能与这位一千多年前的智者心心相印。
  我觉得,玄奘之路在今天已经分成两条。一条是看得见的地理之路,即玄奘西行的路线;一条是看不见的心灵之路,这就需要与玄奘精神一脉相承,以玄奘的理想为自己的理想。虽然今天不再需要万里跋涉地求法,但在人生路上,学佛路上,我们需要走过的长路何止千万里?需要面对的磨难又何止千万重?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走上玄奘之路,而且一走再走。但多数人走的,只是地理上的那条路。虽然这也有意义,但如果我们能了解玄奘的“理想、行动、坚持”,身心合一地出发,才能走上完整的玄奘之路。
  玄奘三藏舍命西行,正是对理想的践行。如果我们对他的理想一无所知,即使走完四天的赛事路线,哪怕走完玄奘当年的全程,也只是自己的路而已,只是与地理上的玄奘之路重合而已。古往今来,这条路上曾有无数的商队和旅人走过,为什么当它作为“玄奘之路”时,才让人心生向往?因为真正具有感召力的,不是路本身,而是玄奘的理想,以及对理想的行动和坚持。

玄奘理想的普世性

  问:那么,玄奘的理想和精神是什么呢?为什么具有那么大的感召力?
  法师:我曾多次开讲《玄奘的精神》,相关音视频收录在“菩提书院网站”,包括这次出征前讲的,也会很快上线。此外,还有根据讲座录音整理的同名书籍,其中将《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的部分内容作了整理,附录于不同章节,作为对玄奘精神的历史佐证。
  讲座中,我归纳了玄奘理想蕴含的四大意义,分别是文化传承的意义、精神追求的意义、探究生命真相的意义、降魔成道的意义。这些正是玄奘西行的理想所系。我们知道,玄奘是因为对部分旧译经典存疑,才萌生求法之心。为什么一些疑问就会使他置生死于度外,历万难而不退?因为这不是普通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佛法智慧的传承,关系到对人类永恒困惑的解决,对生命终极意义的实现。
  西哲云:未经思考的人生不值一过。事实上,这个思考还缺少一个定语,那就是“正确”的思考。怎么才能正确思考?离不开智慧的引导。因为有佛陀这样的觉者出现,有一代代高僧大德的舍身求法,忘我传法,这一甚深智慧才流传至今,使人们在解决生存和生活问题的同时,有更高的精神追求,能探究生命真相,克服身心魔障,造就高尚的生命品质。
  这个理想之所以有感召力,因为它不仅是玄奘个人的理想,也是每个佛弟子的理想,更应该成为全人类的理想。人之所以为万物之灵,是在于我们有机会实现生命的最大价值。玄奘少年出家时,就以“远绍如来,近光遗法”为己任。所以,他不是为了自己上路的,而是为了天下芸芸众生西行求法,东归译经。
  因为这样的理想,才落实为他的行动和坚持,那就是勤奋好学的精神、为法忘躯的精神、淡泊名利的精神、临危不惧的精神、无我利他的精神。从《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可以看到,玄奘三藏一生勤奋好学,遍访明师;修学遇到疑惑时,决不安于现状,而是效仿先贤:“昔法显、智严亦一时之士,皆能求法导利群生,岂可高迹无追,清风绝后。大丈夫会当继之。”于是冒着被捕的危险,私出国境;度过八百里沙漠,九死一生;遇到任何险境都不退转,立誓“宁可就西而死,决不归东而生”。在国内外取得巨大荣誉后,淡然处之,一心译经,不被名利左右。他的心中只有法的传承和传播,只有众生的利益,没有自己。
  戈友中有不少是企业家,他们能获得某种成功,正是比普通人更能行动和坚持。但这种行动和坚持能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什么?给他人和世界带来什么?关键在于,被什么样的理想所引导。所以对这个群体来说,树立高尚的理想特别重要。了解玄奘的理想,可以帮助我们重新审视并提升自己的理想。了解玄奘为实现理想所具有的崇高精神和坚韧毅力,见贤思齐,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实现理想。
  玄奘之路,是追求理想之路,实践理想之路。它不仅是地理上的路线,更是文化传承之路,是探究生命和世界真相之路,是降魔成道之路。我们唯有认识到其中的精神内涵,才能正确认识玄奘之路对人类的巨大价值。

  问:为什么求法那么重要呢?或者说,如果没有佛法,人生会缺少些什么?
  法师:人其实是文化的产品,所以文化传承意义重大。有句话,叫做“思想的高度决定行动的高度”。我们在做人做事的过程中,是立足于一件事,立足于整个人生,还是立足于过去、现在、未来的生命长河?这就决定了我们会度过什么样的人生。
  很多人都立足于一件事,比如做企业的只关心企业,不关心做人;只追求企业的成功,不追求做人的成功。儒家虽然重视做人,但只关心今生这个片段。而佛法不仅关注今生,也关注未来生命的走向,关注尽未来际的利益。
  如果没有佛法,我们将看不清生命真相,无法解除生命永恒的困惑;如果没有佛法,我们将无法了悟心性,建立高尚的精神追求;如果没有佛法,我们将无法降伏内心魔障,造就圣贤品质;如果没有佛法,我们想过得幸福都不容易,因为内心的迷惑烦恼会不断制造痛苦,带来麻烦。唯有看清这些问题,我们才能真正认识到佛法的重要,认识到传承智慧文化对人类的价值。因为法的重要,玄奘求法的理想才如此重要。

西行路上忆古德

  问:关于玄奘的求法,文学作品和民间传说往往将之说成“西天取经”。“西天”二字,既代表方位,也代表出世,更意味着这是一条障碍重重、难于上青天的路,法师走的时候有什么体会?
  法师:我们只参与了一小段,不到60里。相比之下,玄奘的5万里行程几乎有千倍之多。从困难程度来说,更是不可同日而语。我们不必冒着被遣送的危险,有充足的水源供给和后勤保障,有大部队和GPS引领,没有迷路困扰,更没有性命之忧。但即使在这么好的条件下,行走戈壁也是一种挑战。
  在烈日炙烤下,地表温度超过40度,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举目四顾,只有一望无垠的戈壁,四处飞卷的风沙(见上图)。此情此景,想到玄奘三藏所说的“是时顾影唯一,但念观音菩萨及《般若心经》”,才全身心地感受到,他对理想的坚持是多么不易,多么值得我们景仰、学习和效仿。“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诚然如是。

  问:在行程过半,到达第二补给站时,法师的身体有点状况,主办方的医生曾劝您返回,为什么您选择继续坚持?
  法师:走在这条路上,想到古德为了传播佛法万里跋涉,不论是到印度取经者,还是由印度来华传法者,都是这样不顾安危,不惜生命,油然从内心生起神圣之感。同时,也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从佛陀开始,一代代高僧大德把正法传到今天,我们又该怎样来传承法,践行法,弘扬法?
  中途的时候,因为心脏有些不适,所以被医生劝返过。但我想到古德的精神,想到我们这代人的责任,觉得应该坚持下来。更何况,这段路比起玄奘当年,实在算不了什么。我想,可以走慢一点,也可以到晚一点,终归是能走到的。
  讲到玄奘理想的时候,有“降魔成道的意义”。这个魔,包括外在的环境,内在的心魔,也包括色身的五蕴魔。克服这个障碍,同样是修行路上的功课。其实对我来说,走多少不重要,关键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来走。所以,我不是为了路程在坚持,而是为了精神在坚持。

玄奘之路对教界的意义

  问:从法师开示的玄奘精神来看,“玄奘之路”本该是佛弟子追随古德、效仿先贤的修行路,您觉得它对今天的佛教界有什么意义?
  法师:近年来,“玄奘之路”的热度一路攀升,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对精神层面的需求。尤其在物质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的今天,人们的精神世界显得格外疲软和匮乏。佛教界也是社会的折射。我觉得,当今教界特别缺少古德这种“荷担如来家业”的精神,缺少积极济世的大乘菩萨道精神。
  科技的发展,使闻法变得前所未有的便捷,但我们并没有因此学得更好,反而对法习以为常,麻木无感,好像这只是铺天盖地的资讯中的一种知识而已。古德曾告诫世人:“莫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事实上,我们对法有多少珍惜,有多少信心,才能于法有多少受用。
  2500多年前,释迦牟尼佛为众生找到觉醒之道。其后,历代高僧大德为法忘躯,将这一智慧传承至今。作为今天的佛弟子,我们怎么克服对法的漠然,生起虔敬的求法之心?体验玄奘的求法之路,应该是较为有效的方法之一。在严酷的环境下,通过一步步跋涉,一次次追问,走近古德的理想,效仿古德的行动和坚持,可以帮助我们重新认识法的价值。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就有拼命硬干的人,就有舍身求法的人,就有为民请命的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我想,玄奘精神也应该成为佛教界的脊梁。如果我们有这样的担当,何愁正法不兴?

玄奘之路对社会的意义

  问:对于非佛教徒来说,玄奘之路的意义是什么呢?
  法师:前面讲过,这项活动给每个参与者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改变,所以本身是很有意义的。如果再赋予玄奘的精神内涵,对社会的意义就更大了。
  现在政府提倡文化强国,提倡文化自信。怎么自信?就是要认识到自家现有的宝藏。在儒释道文化中,佛教虽然是外来文化,但传入中国已两千多年,影响着中国文化乃至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并在许多方面弥补了儒家文化的不足。这一点,我在很多文章中都有过阐述。
  当我们看到佛教在东西方文化中的价值,必然能对此具足自信。比如敦煌,每年都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朝圣和观光者。这一文化的源头就是佛教。可以说,没有佛教信仰,就没有莫高窟的辉煌。作为表达信仰的载体,莫高窟以不同时代的造像风格,见证了佛教中国化的历程,也见证了千余年艺术风格的演变,是闪耀在世界艺术宝库的璀璨明珠。如果我们因为经济富强而自信,只是暴发户式的的自大。而文化上的自信,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无须包装的自信。
  此外,我们更要认识到佛教文化的独特性,认识佛教和其他宗教、哲学的不共之处。佛法自古就被称为心学,是引导人们认识、调整、提升心性的智慧,是解决生命的永恒困惑的指南,是令凡夫改造生命乃至成圣成贤的途径,有理论,有实践,而这正是其他文化的薄弱之处。
  玄奘之路的意义,在于玄奘的理想,而这个理想,直接关系到国人的精神建设。这是当今世界最为需要的。没有健康的心智,物质越丰富,资源的消耗就越多;科技越发达,潜在的危险就越多,那么,人类终将走上一条自我毁灭的不归路。
  希望人们通过玄奘之路,了解玄奘精神,接触正信佛法,进而闻法修行,提升生命品质。这才是究竟的意义所在。

  一路上,“菩提书院”和“三级修学”的旗帜在天地间飘扬,为苍茫戈壁画出希望的绿色。愿这抹绿色乘风而行,给喧嚣红尘带去更多清凉。

  当晚9点,法师一行到达首日终点破城子。10个小时的跋涉,暂时结束。没有其他队伍中常见的欢呼,因为我们知道,追随玄奘足迹,是为了追随善知识,追随佛陀,这条路,没有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