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父亲节

  昨天在手机上听降央卓玛唱的《父亲》,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我的父亲已经往生了,离开我们七年了。
  又是一年父亲节,在泉州一音,在手机微信上,到处都是感恩父亲的话语、文章和图片,令人触景生情。前几天刚好是父亲生日,本想为父亲做点什么,后来又什么都没有做,内心迷茫。想起父亲的一生,总是难受,更加思念我的父亲,特别羡慕身边有父亲健在的亲友们。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古话,平时说时好像没啥感觉,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让我这个当儿子的分外痛心:儿子想尽孝而亲已不待,这世的父子缘断了。
  希望父亲只是到天堂去旅游,可是天堂的路来去不自由,只能在梦中期待父子重逢。
  我常常忏悔自责,不能原谅自己,在父亲有生之年,没有好好陪伴他,没有拥抱过他,没有告诉过他,你为我们,为这个家庭,做了很多很多,儿子在心里很爱很爱您。
  那时我年轻不太懂事,觉得和老人有代沟,父亲说的话,我总爱反驳,不以为然。与他争论时,总觉得他的思想落伍了,却没留意到父亲失落的表情、无助的眼神,他对我们的爱从没有过时。父亲如全天下的父亲一样,包容儿子,处处维护儿子,只要能做到的都主动去承担,不愿意看到我们兄弟受任何委屈和伤害。
  我小时候,父亲强壮如山,是耕田犁地的一把好手,平时闲的时候能把我扛到肩上,再背着我去田边到处转。那时候,看露天电影,我个子不高,是父亲把我举起来,让我可以开心地看电影。空闲时他做点小生意,赚了钱会帮家里添置一些小家电,并给我们兄弟买些新衣服,这些都是我们童年最开心的事。
  随着岁月的流逝,父亲慢慢变老了,身体行动大不如前。因为与妈妈的感情问题,一个人孤独生活了好几年,后来又染上酗酒,身体越来越差,步伐蹒跚,越来越瘦小,头发慢慢变白,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笑容少了,脾气也变得古怪,让我的心不敢靠近。
  父爱如山。父亲的爱从未用语言表达过,只有行动。尽管承受病痛折磨,他也不曾打电话要求我们一定要回家陪伴他;即便痛到夜不能寐,也不让母亲告诉我们。就这样,他默默地独自承受,直至病情越来越严重。当他倒下去的时候,我们三兄弟都没能陪伴在侧。
  那天晚上,表弟打电话说舅舅快不行了,我们还在千里之外的泉州。等到第二天深夜赶到老家时,父亲冰冷的身体已经躺在了门板上。当父亲真的离开了,才知道父亲对这个家,对儿子们来说,有多么多么的重要,多么多么的无可替代!深深自责,但即便再痛苦,也无法挽回父亲的生命了。
  父亲的丧事按农村的风俗处理完后,妈妈拿出两万多元钱让我们三兄弟分,说是父母留给我们的最后财产。两万多元在现在看来,不算什么,可对一辈子都以务农为生的父母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他们留给我们的最大财富,是勤劳节俭的美德,是一份无私的爱。
  时光飞驰,不知不觉父亲已经离开七年了。走在大街上,每当看到步履蹒跚的老人,我就感叹,人到老年真的很苦,色身衰退,精神孤独无助,他们太需要身心关爱了。
  济群导师说,老年人的精神生活和临终关怀,是当今社会的两大问题。我们年轻时在社会打拼,认为事业、金钱、享乐就是一切。可退休之后,当身体机能逐渐衰退,已不能享受多少物欲之乐,又该怎么过日子?
  不少人晚年无所事事,既没有信仰,也没有精神生活,几乎就在混吃等死。但因为对死亡的无知,又对这个即将到来的结局充满恐惧。看到这些,我就会想到父亲的一生,悔恨当初年少不懂事,不懂得如何感恩回报这份伟大的父爱。
  机缘巧合,我有幸加入了三级修学。感恩这个平台,让我时时成长反省,知道孝顺有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的孝顺是关心老人的物质生活,也就是财物的供养;
  第二层次的孝顺是多陪伴老人,在精神层面给予关怀;
  第三层次是引导他们离苦得乐,走向解脱之路。
  现在的我时时用佛法智慧处事,真心忏悔,常怀感恩,懂得对母亲尊重关爱,也愿意尽力把中国传统的孝道文化和大慈大悲的爱传递出去。让佛光普照世间,使更多人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