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作为慈善义工参与组织了班级家庭沙龙,在此简单回顾下自己的心路历程。毕竟做事本身并不是目的,心行的提升才是,总结回顾非常必要。
  1.为什么有压力?
  因为原来已经参与了几次家庭沙龙生日会的组织,所以对操作流程还算是轻车熟路,没有太大问题。不过还是会有些紧张,比较纠结于结果,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到对结果的执著中。这也是自己原有的强大串习,背后有着很多对自我的执著和设定。
  这时候我就需要进行一定的观察修了。我开始观照自己背后的心行,从外回到内,压力减轻了一些。
  活动进行下来,自己原来设定的困难并没有出现。师兄们都很发心,很多困难只是我的妄想而已。
  所以以后要注意多观照和调整,观照自己组织活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利益师兄们,增长自己的菩提心?还是为了我自己的荣耀感,为了强大凡夫心?
  观照发心就不会那么紧张了,做事也就更为顺利。
  2.应该如何推动?
  在活动开展过程中,班级的传灯义工师兄特别忙,所以前期没有过多参与组织。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就有一些情绪产生,觉得家庭沙龙本来就应该是传灯义工主导啊,怎么又是我和班长做,这样下去怎么可以?甚至出现了要不别办了的不良情绪,会有些刻意、半强迫师兄去做。自己的认识和方式是需要调整的。
  哪怕说所有的动作都符合模式,都没有问题,背后的发心就没有问题了吗?我在想办法推动师兄的当下,是更多地想着班级正常运转?还是想着侵犯了我的利益?我是直接引导和强迫?还是怀着陪伴、关爱、理解、引导的心去了解师兄的难处,用心关爱陪伴,在给予理解的基础上去推动事情进展?这是有根本差别的。
  这种心行不仅需要我在这次活动中注意,在所有的修学和做事中都要注意。毕竟模式不是大棒,我应该善用模式。要不最后伤害了师兄,也伤害了自己。
  3.放不下的是什么?
  在自己的成长历程中,总会有很多紧张、放不下的时刻。在需要做一些跳出自己安全区的事时,总是会不由自主地逃避,觉得我不能做,我不会做,找别人吧。
  可真的不会做吗?真的不能做吗?其实这背后也是对自我的保护,放不下那个我,根本还是来自于我执,希望可以逃避对境让“我”免受伤害。可是真的逃避得了吗?
  在成长过程中,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突破原有心行的,这样才能带来更快的成长。
  并没有那个“我”。很多时候,我的设定并不是一种保护,而是一种限制。
  4.如何面对批评?
  在做事过程中,有时会面临着一些误解。这个时候我应该怎么做呢?
  是强力的反击还是选择不面对,不回应?我想这没有绝对的好坏,最重要的还是回到发心上来,我是怀着什么样的发心去回应?是在捍卫那个“我”,还是在陪伴师兄成长?这很重要。很多时候,我们被情绪或串习控制的时候都是不由自主的,都是看不清的。首先自己要接纳和理解,然后再想着如何引导。
  正如密勒日巴尊者所说:有人扔来烂泥巴,正好种朵金莲花。
  在串习面前,我可能也不自觉地说了很多伤害他人的话,应该深深忏悔,然后正知而行,防止再造。同时也应该对师兄表示理解和关爱。
  另外,每个对境没有好坏之分,重点在于如何面对。对境来正是修行的好时机,我应该怀着感恩之心好好把握。
  5.应该如何举办生日会?
  对于生日会,这次不同于以往,没有刻意准备,只是准备了相关的流程和框架,因为原来是把所有的文案准备出来照着念,有些生硬,虽然效果也越来越好,但总感觉有点刻板。所以这次并没有额外准备PPT,而是在内心有一定的演练,然后现场用心去主持。
  先调整发心,用心去观察引导,整体效果反而比原来要好。
  所以在技术熟练的同时,心行的提升调整更为重要。对于做事来说,修学和心行的提升确实是根本。
  6.改变从自己开始
  原来面对班级或模式不到位的状况时,内心可能会先抱怨一番,觉得很多时候都是别人的问题。但一切都是因缘和合的,我也是其中一分子,所以最应该改变的是自己。比如我能不能尝试去推动?觉得别人没到位,能不能自己先做?这才是更为正确的着力点。
  总之,只要以正确的态度去面对,任何事情都可以成为修行。如果用错误的心行面对,修学可能也会成为凡夫心的增上缘。之后我还是要回到内心,多审察和观照内心,时不时地对自己的心行做一些自检,防止走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