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净菲

  您好!我是苏州西园寺菩提静修营义工。
  6月7日-9日,近千名静修营报名者接到了陌生来电。按下接听键的您,会听到这样的自我介绍。
  电话这端的我,是报名接待组的义工,负责前期信息沟通确认。
  曾经把碗筷洗净,祈望着,用这个碗这双筷子吃饭的您,能够因此增长对法的信心;
  曾经抬过大合影的铁架子,祈望着,踏上这个架子的您,在留下生命里最美瞬间的同时,把法刻入心里;
  曾经整齐摆放一张张禅垫,祈望着,坐在禅垫上的您,在感受清风明月的禅意的同时,开启对慈悲喜舍的向往;
  曾经含泪记录法会中的和合众缘,祈望着,您也和我一样,铭记每一次心的震憾,铭记西园;
  ……
  这一次,何其有幸,竟能在您还未启程时,用声音来传递最广阔最深遂最伟大的爱——
  它是最庄严的,所以声音要端庄;
  它是最美好的,所以声音要轻柔;
  它是最纯净的,所以声音要清净;
  它是最喜悦的,所以声音要欢喜。
  这一切,需要从心做起。于是,端身正坐,双手合十,三称本师圣号,恭诵大乘皈敬颂,每一个字都向心注入法的力量,广大无边,祥和安宁。
  11个数字逐一摁下,心里默默启白三宝加持,能成功传递佛的讯息。这个来自异地的陌生来电,您接吗?
  第一个电话,顺利接通。自我介绍后,听出您的欣喜。在读研究生,自愿报名,愿意全程参加,愿意遵守活动规定。您按捺不住内心的小激动:我是不是已经被录取了?
  当然不是。
  赶快奉上重要说明:“这个电话只是和您核对信息,是否录取请15号以后到西园论坛上查看录取名单,以公布名单为准。”
  再呈上报名接待组的官方结束语:“感恩您的回复,祝您六时吉祥。”听见您笑着说谢谢,欢乐像一只只小鸟,在心间轻快飞翔。
  正在新西兰留学的您,是妈妈帮忙报名的。电话接通,是妈妈,那可不行,要跟本人确认。请妈妈推荐微信。新西兰时间已近十二点,还好您没睡。屏幕上出现您的回复:可以。可以。可以。像一串可爱的音符,奏出欢乐的旋律。
  您的电话号码是空号。再打,又再打,都是空号。读您的申请表上的真诚分享,真替您遗憾。义工群里师兄们转发出您的咨询:同学接到确认电话了,我怎么没有啊?赶快根据新号码打电话给您。原来登记的是以前的手机号。研一,自愿报名,去年就报名了,对静修营特别向往,一定全程参加,当然遵守活动规定。在您的名字后面标注了A。终于没错过,欢喜与佛台上的桅子花一起绽开笑颜。
  三天来打了无数次电话,都打不通。短信,没有回音。已近汇总时间,替您心不甘。有师兄分享,电话接不通的,试试用微信。一个多小时后,通过了验证请求,顺利完成信息核实。原来是手机坏了。看着你捂脸哭的表情符,有一种把跳到水缸外的鱼救回的欢喜。
  您主动打来电话,说去年在开福寺听过导师的讲座,对导师生起仰慕之心。盛夏的合肥,禅堂坐满了信众,天气太热,所有风扇一起嗡嗡作响。导师要用很大力气讲话,才能盖过风扇的响声。讲座结束时,含笑离去的导师,整个后背都是湿的。看着导师的背影,很多师兄都止不住泪流满面。因为对导师的仰慕而报名参加静修营的,您只是众多中的一个。正是亲近善知识的渴求,开启了全新的生命之旅。
  还有不能来参加的您,或因为来不及回国,或因为要实习,或因为假期要做实验,或因为有培训,或因为要考试……多么多么地为您惋惜:每年有两次静修营,一次在暑假,一次是十一,千万千万别再错过下次!
  “您好!我是苏州西园寺菩提静修营义工。”我轻轻地说给自己听,说给您听,说给三宝听。
  多希望电话那端的您,能全然感受我的欢喜与珍惜;
  多希望,从此,西园寺也成为您永远的心灵家园;
  多希望,从此,义工也成为您尽未来际的事业;
  多希望,从此,我们同愿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