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时代,每每仰望星空,我就禁不住想:“宇宙是无限的,这太难想象了;可是如果有限,那边界之外又是什么呢?时间也是一样,如果有开始,那开始之前又是什么呢?”隐隐地觉得学校所教的知识无法解释宇宙时空。
  工作后,总是试图找到主流文化推崇的东西背后的意义。记得当年,作为一个全球500强企业中国区年轻的品牌经理,陪同全球副总裁做一个市场调研项目。在旅途中我询问他每天努力工作的动力是什么,满心期待一个有所启发的答案,副总裁自信简洁地回答:“因为我想赢!”我清楚地听到心里有个东西“咔嚓”一声碎了。职场上我能企及的最高成就,就是因为想要赢?赢就是竞争,就是超过同类。我无法想象靠这个支撑我几十年的努力。这不是我要的答案。
  我也在各种经典学派中寻找答案,有一段时间迷上了王阳明的心学。“心外无物”“知行合一”“致良知”,不仅听着靠谱,更因为他本人立功立言立德的“三不朽”而很有说服力。可是问题来了,生活在今天的我,既无法深入学习先生的理论,又不知如何践行。
  兜兜转转,回到佛教的经典上,不满于一知半解,决定加入三级修学系统学习。感恩这个喜欢“系统学习”的串习,让我有机会接触到正信佛法,开始了生命系统的重装工程。回忆起这个过程,心里充满感恩:我要的是一滴水,导师却给我一片海。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如此宽广的天地,我时时被内心散发出来的喜悦包围,同时又为过去的狭隘无知而羞愧。
  原有的系统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以有限的经验、充满错误的感觉和混乱情绪进行思考的系统。在那个系统里,执此身为“我”,建立了严格的人我对立,教养是皮毛、自私为骨肉;在那个系统里,执无常为永恒,看到日出日落、花开花谢,却不明白它讲述的无常真理;在那个系统里,一切都是偶然的,看不见因缘因果,更无法理解轮回更替。那个系统,只能为一个本质自私,且只想过好几十年的高级动物服务,即使那样,还是不断生出烦恼,甚至不如低等动物们活得自在。
  系统永远不会自我否定,如果没有遇见佛法智慧,我最多打几个补丁继续用。可是现在,我有机会重装系统,以缘起的智慧看待宇宙人生、以无我无常的真理对治自私自利的凡夫心。
  在三级修学,有导师为我解读佛陀的言教,有服务大众模式让我践行所学,有诸多师兄陪伴,互相参照和扶持。避免了“生活在现代、修行在古代”的脱节,是真正的“以佛法指导活法”。
  我对未来的修学充满信心。
  在这个新的系统里,我将能够对身边的人完全接纳,把占有性的爱变成无条件的慈悲;我将能够在病痛吞噬我、无常到来时,心无畏惧,明白因果,对此生的努力感到满意,有信心去往光明之处;我将能够真正体悟到众生一体,把世俗的同理心、善念,升华到真正的菩提心,去实践“一切众生为树根,诸佛菩萨为华果”。最终,我将能够发自内心的说出“为利有情愿成佛”的誓言,并以此生及余生去实践这个誓言!
  感恩三宝眷顾我,感恩导师找到我,感恩师兄们陪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