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孩子们上学后,我照例打开书和电脑,开始一天的学习。妈妈一如既往地打扫卫生,一边打扫,一边抱怨。
  她的套路我已了如指掌。一般会从数落爸爸开始,说他不知道如何体谅别人,说他这么多年从来没考虑过她的感受……接下来就会开始抱怨孩子爸爸,说他从来没想过带孩子的辛苦,除了赚钱啥都不会,难得回家只知道溺爱孩子,给孩子吃垃圾食品……再过渡到我儿子身上,说孩子受他爸爸的影响,喜欢打游戏,吃垃圾食品……
  和往常一样,我只是偶尔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接一两句话,宽宽她的心,要她看到他们好的一面,同时心里充满对她的同情。
  这样美好的初夏早晨,窗外,是一排高大的合欢花树,碧绿的像羽毛一样的叶子衬着白色渐粉的团绒绒的花,这个绿,绿得恰到好处,不浓也不淡;高大树冠间的花,像一只只歇脚的鸟儿,随风摇头晃脑;枝杈之间,还不时有蝴蝶飞过,不知名的小鸟往来穿梭。还没到最热的时候,昨夜的一场雷雨之后,微凉的空气中氤氲着泥土的芬芳。
  我坐在这里,听导师讲《皈依,佛法的根本》。然而,对面,妈妈的眉毛攒着,一早起来就开始收拾,早饭放在桌上已经凉了。她数落的声音中充满了怨怼,她和我,虽然在同一个家里,同一个时间,面对同样的亲人,却仿佛生活在两个世界。
  我很想获得一根魔法棒,把这些怨怼从她的心里抽出来,扔到外太空去。对于她此时的不快乐,我有着深切的体会。
  在遇到佛法之前,我一度被困在遭遇婚姻背叛的阴影里。他的谎言就像《哈利波特》里的食死徒,会在不经意的瞬间,吸走我所有的快乐,让我从不同的时空里分分钟跌进绝望的深渊。哪怕是一首曾经听过的歌,别人偶尔的一句话……当时我也是这样深深地埋怨过他,埋怨他毁了我所有的美好。
  学习了佛法之后,我才明白,让我瞬间掉进深渊的罪魁祸首,是内心的无明和贪嗔痴。是贪,让我想粘着他生生世世;是嗔,让我充满了埋怨;是痴,让我无法接受无常。佛法让我渐渐看清楚自己怨怼背后“魔军”的真面目。多希望给妈妈一个美好的早晨啊,多希望妈妈此时能放下手中的事情,坐下来和我一起听听导师的开示!
  正在这时,视频中的导师对我们现在人生的处境做了这样一个比喻:就像一个人犯了罪之后,要被关到监狱里一百年,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允许你有半天时间出来自由活动。这个半天,你可以用它来赎罪,赎了罪,将来就不会再被永远地关进去。你也可以出来只是吃喝玩乐一通。我们现在的人生就像这样。一直在轮回里出没。现在好不容易得到这样一个身份,我们用它来做什么?如果我们用它来生活,可能这个身份很快就过去了,然后继续轮回;如果我们用它来修行,将会尽未来际地解决生死,解脱轮回。所以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个身份的可贵,唯有皈依三宝,才能帮助我们实现生命的巨大价值。
  看着妈妈额头上的皱纹,不再挺拔的脊背,不断抱怨的口型,泪水从心底一点点地荡漾起来。
  妈妈,你给我如此珍贵的暇满人身,我怎么做才能让你也听一听佛法呢?
  导师问,我们离三恶道有多远?这一问,正如一记千斤大锤重重地砸在我的心上——仅仅一息尔,一口气上不来,我们便不知到哪里去了。
  妈妈已经七十岁,活动的范围只是从南京的家到镇江的家,她每天都围绕着我和我的孩子们转,可以说,我是她可以听闻佛法的主要来源。我若不努力,今生报恩难!
  仅仅一息尔,早晨起床准备定课的时候,还会再想迷糊一会儿吗?
  仅仅一息尔,今天如果没有闻思法义,我睡得着吃得下吗?
  仅仅一息尔,我愿自己能将生活必用之外的所有时间拿来修习佛法,将我所有的修学和做事的功德回向给我的妈妈,希望三宝可以加持她今生听闻正法,亲近善知识。
  愿妈妈六时吉祥,拥有暇满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