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被唯物主义教育精心打造过的人,以前做梦也没想过,我会学佛。
  我觉得自己还是挺猛的,我秉承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有用主义思想,在同喜班拼命吸收着佛法的智慧,在工作生活中感觉自己更加如鱼得水。有时候总有个幻想出现在头脑中:学上两年,我得牛成什么样啊。
  后来呢?后来就跟我的人生一样,跟过山车似的,惊险、刺激。
  学佛刚满一年,我抑郁了。
  当时我刚刚升入同修班,并没有法喜充满,而是在考虑,还要继续吗?我提出了休学。我清楚地知道,我不会离开三级修学,但是我太累了,身心的疲惫和长期失眠,已经让我再没有力气按照导师的要求去自修了。三遍达不到,法不入心,我开始不想去现场共修。当我发现不可以这样放纵时,又开始责备自己、要求自己,在身心俱疲的情况下,要求自己去听视频,去网络共修。记得有一次网络共修,我睡着了……
  我找师兄们求助。师兄们都建议我,要对自己慈悲一点。辅导员师兄跟我说,以后来共修就当放松。后来在师兄的安排下,我见了法师。在法师面前,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喷涌而出。我把自己的苦、自己的恶,统统告诉法师。我告诉法师,我有多么辛苦,我想爱众生,可是我一边做着自认为爱众生的事,一边感觉到内心好多邪恶的念头总是喷涌而出。
  法师告诉我,学佛是最幸福的事,怎么可以用强迫的心去学呢。我们有了目标,但我们还在起点;我们想做菩萨,但我们还是凡夫啊。学佛,是要真诚地面对自己,以欢喜的心去学。首先就要学得欢喜。
  在法师的摄受下,我感觉心中流淌出了一丝清泉。
  我这才对自己没有了任何要求,首先学着把一份无条件的爱送给自己。我的目标变得小多了,只是真心希望自己找到欢喜。用欢喜心学佛,用欢喜心做事;不委屈自己,也不伤害别人——这就是我现在体会到的真诚。我的学佛就从真诚开始。
  我发现随着欢喜心的增加,我对别人的挑剔心也在慢慢减弱。我开始学会理解自己,也开始理解别人。
  我的生活开始规律起来。每天晚上,我不再看微信,而是把导师的视频恭恭敬敬地放上,然后按照仪轨进行观想,把自己的清净心调出来。以这样的心去看视频,每次都特别容易投入,看着看着,就被导师的智慧所感染,还会笑出声来。我再也感觉不到导师要求的三遍是需要完成的任务了,修学变成了一种享受,每天最大的享受,当下就体会到了身心的安宁。
  慢慢地,我的失眠和抑郁不治而愈了。
  我知道了:学佛,不是要拿出学霸的劲头去争第一,也不是要修成别人眼里的“牛人”,这样只能修出一个更大的我执,用佛法包装过的我执。学佛是让我们学会看什么做什么,都以佛法智慧的角度或标准,发现其中的贪嗔痴。反之,就像我经历的,用不良心态修学佛法,自己抑郁了,既帮不了别人,还成了别人的负担。
  学佛要真诚面对自己的生命问题,接受自己生命的现状,要接地气。从发现自己原来是一个凡夫,是个佛法小白,不用装成四大金刚,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我感到了内心流出的欢喜,我学佛的路才真正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