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两年,看到同学们在朋友圈晒各自的近况,有事业进展的,有结婚生子的,有继续深造的。总之,感觉大家都比我混得好。而我,好像还在原地,无论哪一方面都拿不出手。
  如果是以前,我会沉浸在一种哀伤中,无休止地刷朋友圈,去看同学朋友的生活现状,不时与自己比较。我心里想要抓住点什么,好让自己有安全感、优越感。一旦失去成就感的滋养,这颗心就会开始发出不安的信号,指使我再去寻找别的依托,好再找理由让自己继续安心度日。好像从小到大,我就一直需要一个类似的东西来支撑自己。小时候是画画,中学的时候是成绩,大学的时候是高尚的梦想和所谓的社会生存能力。而踏入社会之后,如果不是学习了佛法,这种不安的感觉还会更加强烈。
  如果我继续和别人无休止地比较下去,我肯定会越想越消极,甚至还会否定修学和义工的意义,想要返回这场世俗的竞争当中。导师说,暇满人身是我们拥有的最大财富,而修行是唯一正确的投资。我要明白,我的种种消极情绪都来源于还没有清洗干净的内心,这些不良的心态才是罪魁祸首。
  首先,我要看到自己一直隐藏着的攀比心。这种心让我看到优秀的人会嫉妒,会自卑,会生起想超越的欲望,让我内心始终无法安定,让我始终忽略自己所拥有的。当我抓住可以“战胜”别人的资本时,傲慢心就会生起,然后不可一世,得意忘形。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内心早已被嗔的毒素所侵染。这种心态在修学和做事中也会出现,比如和师兄们比谁做的义工多、谁的心行更好,等等。其实,所做的一切都还是在凡夫心的掌控范围内。如果没有念死,我无法摆正修行的态度,无法遮止傲慢,无法消除义工行中的杂质。实际上,自己造的恶业那么多,真的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我所引以为傲的东西也不过是自己的感觉和设定而已。思惟到这里,我给自己泼了第一桶冷水:表面谦虚的我其实傲慢心很重,不断在“战胜”别人中寻求安全感。如果带着这样的心学佛,无非是在成就一个更大的我执。
  随后,第二个问题出现了。那就是学佛带来的优越感。我不和同学们比财富、比职位,那我和你们比精神追求。刚进班不久,辅助员师兄就和我们说,进三级修学比在清华北大读书还更值得。当然,师兄是从生命究竟的意义来分享的。而我却把这句话当做优越的资本,当时听到这句话我就连声赞成,心里还偷着乐,自己考不上反倒成了值得骄傲的资本。
  看到别人的生活,感觉那就是一天到晚的醉生梦死,只有自己一直走在觉醒的路上。好像别人就是要下恶趣的,而自己就是要成佛的。想到这里,我感到不对劲,我仿佛看到自己伪善的真面目,充满了压迫感。难道,我会因为看到别人堕入恶趣就感到开心和很有成就感吗?看到别人受苦,我不应该感到痛心,生起想要帮助他们的慈悲心吗?而且,我有把握不堕入恶趣吗?凭什么可以安然地置身事外?我不就是泥菩萨吗?
  思惟到这里,我给自己泼了第二桶冷水:醒醒吧,学佛不是我“战胜”别人的法宝,我应该想:我病得太重了,我在治病。我的病稍好了一些,看到别人还在遭受病痛的折磨,我应该感同身受,尽力去帮助他,告诉他我正在接受什么样的治疗,希望他也能试一下。
  以前,我不喜欢别人给我泼冷水,现在我需要时常给自己泼冷水。因为如果现在不保持清醒,不主动承认错误,带着优越感结束这看似热闹的一生,等待我的将是在阎罗王法庭上毫不留情的揭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