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把止观的原理讲得非常通俗易懂,原来止观并没有那么深奥和神秘,本质上就是对心的一种训练方法。而且我们每个人从无始以来都在无意识地使用着这种训练方法,一直都在修止观,只不过修的是凡夫心而已。
  学完之后,我用具体的事例对比了一下,看看自己以前是怎样用“止观”的方法来修凡夫心的,现在怎样才能够用止观的方法来修正。
  比如说贪心是怎么修起来的。以前我还没参加工作的时候,认为自己不贪图外在的财富地位这些,对身外之物蛮看得开的。工作以后,周围环境传递的信息基本上都是要多挣钱,买房、买更大的房,买车、买更好的车,旅游也从国内到国外,孩子上什么学校最好等等。
  渐渐地,当我手里有一点钱了,我也开始关心起这些东西了。买房买到哪里,什么样的车更好,孩子在哪上学,假期去哪旅游等等,在此之上建立起全部的生活。
  这其中的观察修就是对这种观念的反复思惟:辛苦工作就是为了生活幸福。有房有车,全家经常出去旅游,有钱有闲,这就是幸福的生活。
  同时用生活中的各种事例反复验证:你看谁谁,以前租房住,总是要搬家,多麻烦,现在有自己的房子了,多开心多幸福;你看谁谁以前房子太小,生活多不方便,现在换了大房子,多高兴多快乐;你看谁谁今年春节去欧洲旅游,拍的照片多美呀,笑得多甜呀……
  就在对这些生活事例的反复观察和验证之后,内心坚定地生起“信解”:必须要大房子、好车、去好玩的地方旅游,有钱有闲,这就是幸福的生活!然后持续安住在这个坚定的信念中,围绕着这个信念安排规划每天每月每年的生活,这样就成功地修出了一颗非常强大的贪心。
  嗔心也是这样修出来的,所有的凡夫心都是通过止观的原理这样修出来的。
  现在我要舍弃凡夫心,我要发展增上善心、出离心、菩提心,那我怎样达成这个目标呢?导师教了八步三禅的方法,具体怎么用呢?
  首先是观念的禅修,这是最最重要的一步。先找出支撑凡夫心背后的观念到底是什么。比如贪著世间所谓的幸福生活,背后的观念是:大家都认为有钱有闲的生活就是幸福,我身边的很多事例也验证了这一点,所以我也同意这个观点,也想要这样的幸福生活,所以我要为之努力。
  找出了错误观念,要分析它到底错在哪里,否则是无法推翻它的。它错在哪儿呢?学习佛法后,佛法告诉我,幸福不是只由物质决定,只有物质而忽略精神生活是不可能获得幸福的;财富、感情、家庭等外在的圆满也是需要有因的,如果未曾种下圆满之因或者因缘不具足,现在是不可能收获果的;还有,如果眼光只局限在这一世,是不可能找到究竟的幸福的……有很多内容系统地阐述了佛法的幸福观。
  那么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就有两种对于幸福生活的不同解读。到底哪一个是正确的、值得我信赖的呢?哪一个是把我带沟里去的呢?哪一个才是真正符合事实真相的?哪一个表面看起来有道理但实际上是存在漏洞的?这需要反复观察、思考,这就是观念的观察修。
  通过不断观察、思惟,通过自身的体会和生活中的各种事例检验,渐渐对佛法所说的幸福观念生起了信心,那就安住。过一段时间又动摇了,那再观察思考,然后再安住。这就是观念的轮番修。直到对佛法的幸福观生起坚定的信心,决心以佛法所说的究竟幸福作为自己的生命目标,再也不会被其他的说法所动摇,那这个观念的禅修就成功了。
  依此类推,其他的观念也是一样。每一种凡夫心背后都有一个或若干个错误观念作为支撑,以此影响着我的每一种想法、每一个选择乃至生活的方方面面,最终决定了我的生命品质。要瓦解凡夫心的大厦,就要把构建这个大厦的每一块砖头,即形形色色的错误观念一一准确找出,然后用佛法正见对照,原有观念错在哪里,佛法正见为何是正确的,通过观察修、安住修反复不断训练,就能把错误观念一一摧毁。
  当支撑凡夫心的观念一个一个被瓦解,佛法的观念一个一个成为主导之后,心态自然就变化了,想不变化都不行。心态变化了,生命品质自然也就变化了,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这个观念的禅修乃至心态的禅修、生命品质的禅修过程是离不开自修、交流的。不自修或者不认真自修,或者只靠自己学而不跟同修交流讨论,那可能就不知道佛法的正确观念到底是什么,跟我原来的观念差异到底在哪里。那也就谈不上抉择和判断、观察和思考,后面一系列的修行都无法开展。
  所以,通过以上思考我想到两点,一是止观并不神秘高深,本质上就是对心的训练方法,只要按照八步骤老老实实去做,每个人都可以修得起来;二是正见为八正道之首,观念的禅修为三种禅修的基础,安住三级修学,真诚、认真、老实地做好自修和交流,才能完成以观念的禅修为基础的三种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