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定课之后,我做了一个分享。分享的缘起是当天下午辅助员智钧给我留了个言,让我有空关心一下智照师兄。
  这是因为我们班刚开班没多久就遇到两周的春节假期,上了一周课后又遇到了假期。定课和自修的习惯还没培养起来就断了。缺少了集体学习的环境,大家会有一些懈怠和违缘。我自己虽然差不多能跟上定课,可是自修的时间很少,经常好几天不做,然后在小组和班级交流前突击补个课。自己也能明显感觉到法义学得很不深入。而我虽然知道自己的问题,却不愿意去改,惰性太强。这就让我们的辅导员智照要多操很多心,私底下要花费很多时间去跟大家一对一地联系和善巧方便地拉拔,很费心力。
  我看见智钧的留言,先是很感动,因为她关爱智照师兄的心(智钧总是能及时看见我们每个人的改变和需要,给予肯定和支持。她被大家称为“小太阳”,我们小组每个人都对她赞不绝口。有她做我们的辅助员是我们的幸运和荣幸)。然后,我感到很内疚,当时有一个认知:哎呀,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关心我们,我好像都没有怎么关心过他们。我发现我甚至没有或者极少去关注智照和智钧他们两个的需求,可他们也和我们一样,也是需要被看见、被爱的。我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忽略他们,他们劳心劳力地为我们付出那么多,而我竟然已经习惯,或者把他们的付出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下我生起了“我辜负了他们,为了他们两个的付出,我要好好修学”的念头。可是又感觉不对,为什么我会为了不辜负他们去好好修学?修学本应是我自己的事啊!我想起了当初自己是很积极和渴望要进入三级修学体系的,面试时是用这样的口吻说的:“三级修学体系,我是一定要进的”!可是我现在在这个体系里了,又怎么样了呢?我并没有好好珍惜这个机会,没有好好地坚持去做定课,去自修。我到底是为了谁修学呢?我是真的要修学吗?
  我还意识到,如果我精进一点,他们就可以少花费些时间和心力。他们也有自己的小组和班级交流,还要做很多义工工作,智钧还有自己的全职工作。我偷懒了,就可能占用他们的时间和心力。而这些,他们本可以用在自己身上,用在服务其他人身上,我是在占用别人的生命啊!
  虽然我想了很多,很愧疚,但我的忏悔心当下并没有生起。而当天晚上要分享的时候,还没有开口,眼泪就下来了。
  是的,想到两位师兄的付出和我自己的心行,我的忏悔心生起来了。虽说是“互为增上”,但更多的是他们两个在拉拔和托举我们;想到在这个体系里,两位师兄的背后,还有默默付出和支持我们的很多不知道名字的师兄们;想到导师创办了这么智慧的修学体系,可我没有善用和珍惜;想到我浪费了别人的生命,占用了别人本可以获得的服务;想到了自己不为自己的修学负责……这一切的一切,我越说眼泪越多,几度哽咽。
  智照师兄说我的分享里有几种用心:检讨的心,感恩的心,惭愧的心,精进的心……而且,开始检讨自己是修行上道的标志。我想,这就是“发露忏悔”的作用吧。
  智照和智钧师兄是来到我身边的菩萨,以菩提心辅我、助我、渡我。昨天是一个殊胜和特别的日子,是释迦牟尼佛出家日,还是“春分”节气。一切都发生得刚刚好。
  当天晚上我发了一个朋友圈:当菩萨来到你身边,你要认得出祂,感恩遇见。

  想起了我的传灯人,我把当天发生的事又分享给了她。第二天,她的反馈来了:听了两遍,眼泪流下来了。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心里柔软了很多,最近我的修学状态非常涣散,感觉到心都硬起来了,在一点点地远离正道。听完你的分享,感觉心软了、回来了,感恩你。
  我想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因为我知道会有和我境遇类似的师兄们,希望我的分享能带给你们警醒和自我观照。这时我收到了智照师兄的鼓励。智照师兄说,分享的利益有两种:1.法布施功德无量。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会跟我有同样的困惑,如果我的分享能利益到对方,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2. 写出来的过程,自己会被感动到,重复正向的心行。确实,在记录下这一切的时候,我的眼睛又湿了。
  我很感恩,感恩遇见导师和三级修学体系,感恩智照和智钧师兄来到我的生命里,感恩“菩提行”班的同修们,感恩这个春日里显化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