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像一条不常不断的河流,是无尽延续过程中经验的积累。那么当下这个我是谁?细数一下今生与我有关的那些身份,我在这些身份中成就了怎样的生命呢?发现自己被层层包裹,以为这些身份就是我,而其实这些身份只是在成就这个生命而已。
  那来看看,我又是如何被这些身份所缚的呢?
  首先我是一个女人,于是女人应该有的形象就印入脑中,“端庄娴淑、温文尔雅”。而我从小其实是个非常顽皮的孩子,跟着堂哥摸鱼摸虾,经常回家后会被母亲数落,终于在数落中屈服于世俗对于女孩子应有的形象,开始刻意往女孩子的身份靠拢,但实在又装得不彻底,所以对自己没有成功成为那样的女人而失落。
  再到成为一名妻子、妈妈时,什么样才是一名合格的妻子,一名合格的妈妈,标准在哪里?好像也没有具体标准,也就是从电视中看到,从生活中看到,从书中看到,然后自己开始思维,给合格妻子画了一个像,给合格妈妈画了一个像,开始了“造像”的漫漫征途。不断给像加入色彩,同时也越描越乱,于是感受到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但又不服输,落入越努力越失望的感觉。
  再看工作中自己曾经的那些身份:个体户、员工、经理、讲师等等,同样看到了自己用所谓的标准,把自己活在“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的条条框框中。在越裹越紧的过程中,我把自己弄丢了,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活着的意义在哪里,幸福也离自己越来越远。
  为什么会受到这些身份的束缚呢?我在努力地不断美化这些身份时,一方面是把这个身份当作全部的我,另一方面又对这个当下的我不接纳,从来没有想过每一个生命就是这样的与众不同,是由无始以来的身语意造就的。它在相似相续中不断变化着,每一个有限的当下其实是无限生命的体现。
  我终于认识到,这一期生命的各种身份其实都是让我去体验,生命就在这些缘起中变化着。所有我能做到的,我不能做到的,都是当下生命缘起的体现、业力果报的呈现。而由于无明,我不仅错把这个身份当作我,并且还以此身份来改变他人,以为在改变他人时可以增强这个“我”的重要性,从而体现这个身份的价值。
  直到遇到三级修学,在智慧文化的熏陶下,通过不断地修学和义工行,今天我终于认识到这种“以假为真”“借假修假”的行为是多么无知和可笑。由于无明、我执、三毒的危害,甚至在做义工时,还时常忘记自己学员的身份,把各种义工身份当作我,没有想到三级修学所有施设的义工岗位其实都是为了让我可以成为一名合格学员,让我可以真正做到真诚、认真、老实,让我可以认识到我是“无形、无相、无限”的,从来就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我,当下的我本自具足,一即一切。
  我是谁?原来我存在于那些身份中,我可以借假修真,如实、真诚地面对自己,看清自己,做不到做得到,都是当下这个我,可以不逞强,可以不虚伪,摘下这些面具,如此而已。
  用感恩、珍惜、尊重、接纳来体验生命,回归自己的内心,清清楚楚地感受生命相续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