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群法师

  经云:一切有情皆依食住。作为人类生活的重要内容,戒律对食物也有明确规定。《四分律》比丘戒相中,关于食或涉及食的戒条达45项之多。同书第三分《药犍度法》,及道宣律师所撰《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四药受净篇》(以下简称《行事钞》)、《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疏·衣药受净篇》(以下简称《羯磨疏》)等,都以专门篇幅探讨了食物问题。本文根据这些资料,对佛教的饮食制度作一简单介绍,以飨读者。

一、食的特殊名称

  在日常生活中,食与药是两个不同概念,食是指饮食,药则指疗病的药物,内涵各异,谁也不会混淆。而在戒律中,不仅将药物称为药,亦将饮食归于要的范畴。也就是说,一切食用之物皆通称为药。就佛教观点来看,众生之病可分为两种:一是饥渴的故病,一是四大增损的新病。头疼脑热等种种痛苦固然是病,饥渴难耐也同样是病,是由故病所造成。药物的作用乃治疗病苦,饮食能治疗饥渴,自然可称之为药。对治两类不同疾病的药有四种,分别是即时药、非时药、七日药、尽形寿药。
  称食为药,还有另外一层含义。食为五欲之一,欲,希求义。在众生的本能中,对饮食有强烈希求。《孟子》云:食色性也。西方心理学家马斯洛,也将饮食列为人的基本需求之一。当我们面对饮食时,若不刻意对治,就会在不知不觉中产生贪著。戒律称食为药,正是要我们将饮食当做药物观想,也就是食存五观中的“正事良药,为疗形枯”。
  倘能作此正观,食时便不会一味贪多贪好,失去正念了。

     【阅读全文】http://2020.jiqun.com/dispfile.php?id=42   

    一、食的特殊名称
    二、时食与非时食
    三、七日药及尽形寿
    四、素食的依据
    五、荤辛为何要禁止
    六、烟酒有何危害
    七、食时应有的警觉

  刊载于1991年4月香港《内明》第229期